logo

亞洲模式的家族辦公室


亞洲模式的家族辦公室


Christian Stewart 報道

亞洲家族比較隱秘、内向和自立。由於這個原因,要搜集有關亞洲家族辦公室數目和性質的數據十分困難。家族辦公室顧問Christian Stewart回顧部分相關研究,為讀者識別當中趨勢。

根據Wealth-X和瑞銀發表的2014世界超級財富報告,在香港居住的億萬富翁一共有82名,中國大陸有190名。福布斯的億萬富翁排行榜則列出50位 香港億萬富翁。有趣的是,香港的正式家族辦公室或SFO(單一家族辦公室)不超過50間。2014年11月,金融時報刊載了一份有關亞洲家族辦公室角色的 文章,當中引述瑞信估計全世界只有3%的SFO位於亞洲。

界限模糊

理論上,這數字顯示我們將會在香港和新加坡目睹更多SFO的成立。該兩個城市是亞洲地區的中心,最有可能獲選為SFO的位址,而我們將肯定見證行業增長。金 融時報的文章指出,2008年的金融海嘯打擊了許多亞洲企業與銀行之間的關係,但同時推動了SFO在亞洲的發展。另一方面,仍然有很多亞洲家族不願意透過 家族辦公室把家族業務管理正式化,卻也不太情願維持家族業務及私人財產之間的模糊界限。

在定義上,SFO是一個以專業形式幫助家族管理事務 的實體,獨立於家族生意,但不排除家族成員參與管理。因為這個緣故,這行業的增長潛力很容易被高估。大部分的亞洲SFO的服務對象是由第一或第二代持配財 富的家族。家族辦公室的性質取決於擁有財富的一代。我們可以預料亞洲SFO的創立及發展將以家族的需要、興趣及方針為依歸。

家族生意的繼任規劃

與其它地區比較,亞洲家族的另一特色是創辦人家族與其控制的經營業務之間的關係。世代交替是SFO形成的另一推動力。透過定期安排家族會議,幫助家族闡明整體規劃,特別是其業務治理系統,並記錄於家族章程,SFO能協助家族預備世代交替。只要家族擁有一套家族章程,繼任規劃便變得容易很多了。

家族慈善事業

亞 洲SFO參與管理一個或更多的家族慈善基金,也是很常見的事情。在SFO成立的初期,其管理層和員工會積極參與慈善基金運作的各個方面,有時候也會指派一 位家族成員作為基金中的家族代表。在SFO運作成熟後,應看到家族慈善基金開始有自己的專職團隊及管理層,才是最為理想。家族必須了解如果家族慈善基金擁 有自己的行政總裁、一套獨立的企業治理系統(包括能夠給予策略和流程方面意見的獨立董事)、清晰理念、願景、價值觀及操作流程,便能夠有所得益。

環球托管與綜合報告

在 亞洲文化中,家族掌舵人行事秘密,保密性因此顯得十分重要。我們可以在環球托管工作中看到這些文化特點。2012年,瑞銀和Campden Research進行研究,訪問了亞太地區35間家族辦公室。調查反映半數的家族辦公室擁有超過四個托管人,並經常依賴私人銀行所提供的托管服務,只委託 一個托管人的只有19%。使用多個托管人的原因包括分散風險及維持保密性。2013年的同樣調查則顯示45%只委託一個托管人,而30%選擇擁有兩個托管 人。這趨勢證明家族對使用亞洲SFO的環球托管服務感覺更安心。

2013年的調查亦顯示88%的受訪家族會内部處理綜合報告。值得注意的 是,其他國家的家族辦公室通常會外包這項工作。另一份由R. Eigenheer(刊登於World Economics,2014 年1-3月版)的研究以家族辦公室結構和策略的區域差異為題材,訪問了12名亞洲受訪者。他們指出,使用家族辦公室的首要原因是(一)綜合報告;(二)風 險監管及管理;(三)會計服務。以下是其他相關的研究數據:

  • 75%會内部進行策略資產配置決定;
  • 92%會内部進行現金流及流動性管理;
  • 67%會内部進行風險管理;
  • 67%會内部進行傳統投資管理;
  • 50%會内部進行另類投資管理;
  • 37%會每週向客戶報告投資表現,另外37%會每月作出報告;

與其它地區比較,亞洲受訪者認為與私人銀行和經紀的關係更為重要。亞洲地區的另一特色是大部分的家族辦公室都是由家族成員來營運,而不是外部的專業人員。然而,當SFO運作變得成熟,以及家族業務由第一或第二代傳給未來繼任者的時候,這情況將有所改變。 BM

分享



社交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