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香蕉指數和新型資產類別


香蕉指數和新型資產類別


By Paula DiPerna

位於美國紐約的Paula DiPerna十分留意單條香蕉的價格。她認為,香蕉價格能夠反映市場實況。在《指標》的專欄,她為讀者介紹香蕉指數的背後原則及其對新型資產類別的啓示。

單條香蕉是越來越常見的一款零食,什麽地方都可以買到,但不同地方的售價則迥然不同。經過我的坊間研究,我發現在曼哈頓一條小街上的手推車,最便宜的單條香蕉價值59美分(台幣18元)。然而,隔一、兩條街外,另一手推車上的單條香蕉賣1美元(台幣30)。在從紐約開往華盛頓的一列不起眼的列車上,價格為2.5美元。火車站賣的是3.5美元。那麽,最貴的香蕉是多少錢呢?我曾經過一間過分華麗的外賣咖啡廳,那裏的咖啡貴得像黃金一樣,而一條香蕉居然要 4.25美金(台幣128!)。當然,我沒有買那條貴得離譜的香蕉,它畢竟已超出我可接受的價格上限。值得留意的是,以上價格的出入並不源自香蕉從批發到零售之間,或從熱帶森林到紐約雜貨店途中種種變幻無常的狀況。

價格的出入主要來自一個因素——銷售點的位置以及其租金。其他的無形因素包括方便程度、購買是否容易、是否缺乏其他健康零食、顧客是否匆忙或肚餓,還有其他一系列的情感及現實因素,足以影響顧客是否會花4.5美元去買一條其他地方賣 59美分的香蕉。如果我忘記吃早餐,我會在開會前願意花錢買條香蕉充飢,但不會是4.25美元,那實在太貴了。

雖然香蕉的價格可以有所不同,卻不能夠違背定價原則。價格總是能夠以某種方式反映出有形和無形的投入成本。我將會在此專欄探討一些能夠抗拒定價規律的新興想法、趨勢及工具,它們都是不可替代和無法估量的。無形因素逐漸界定了責任投資的核心内容:環境保護、社會發展以及良好治理。對投資者來說,這些因素變得更顯著、迫切、也許與投資 密不可分。目前,這些價值觀開始影響投資分析及決定,亦有改革金融資金流向及財富創造意義的潛在可能性。

Richard Sandor是有名的美國經濟學家,被譽為「金融期貨之父」。他與同事編寫的新書《可持續投資及環境市場:在新型資產類別中尋找機會》 (Sustainable Investing and Environmental Markets: Opportunities in a New Asset Class)由美國特許金融分析師學院研究基金會出版,是行業不可多得的試金石。

Sandor大力鼓勵發展總量管制和排放交易(cap-and-trade)市場,幫助減少美國二氧化硫的排放(二氧化硫乃是煙霞形成的元兇)。他利用市場為本的理論來為我們現今面對的問題提供解決方案,包括來自環境方面的挑戰。

書中討論新的環球市場應如何保護水源、提高能源效率、應對氣候變化及恢復漁業。核心前提是,空氣、水和自然資源,包括現今面臨嚴重威脅的各種魚類,應被視為 稀有商品並加以保護,而不是餐廳自助餐的某一道菜。正是因為人們不理解誰擁有這些資源,自然就沒有人負責作出保護。畢竟,今天人們對共同擁有權的認知太薄弱,令資源的保護不足,結果就是資源以驚人的速度被浪費掉。破壞環境所構成的成本是重大的經濟外部性,然而還沒有任何傳統商業或經濟規劃就這一點加以考慮。因此,我們需要新的金融機制、市場和工具來為被浪費掉的、不可替代而無價的天然「商品」進行定價,並將此一「外部價格」納入到我們經濟體系的内部成本結構。理論上,「外部價格」的天文數字將有助加強大衆對環境保護的重視。

作為繁榮的國際金融中心,香港適合擔當領導者的角色,發展這些有趣的新型環境市場,特別是大衆對空氣及水源污染表示關注和憂慮。下一代的投資專家可以探討這些新型資產類別與傳統投資工具之分別,從而反思自己的價值觀,在投資工作上定下環保框架。

現在,我就準備去剝香蕉皮。我剛買的香蕉是59美分。 BM

分享


 


社交媒體